姚记科技(002605.CN)

药明康德细胞免疫疗法暂无进展 营收大涨商誉四年增两倍

时间:20-05-06 07:38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两百年前,美国刮起了一股西部淘金热。但事后发现,到西部挖矿真正赚大钱的,是卖铲子的中间商。

这些中间商不生产工具,他们只是工具的搬运工。两百年后,淘金热在各行各业上演,特别是关乎人类生存的医药界。

温州人李革,在无锡注册了药明康德,把公司上市到上海(603259.sh)、香港(2359.hk),与不少美国公司合资。

他的生意经,是打造一个共享研发平台,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,是典型的卖铲子。后来有了资本,也开始下地挖金矿。

太平洋的金条

药明康德想找的金矿,叫细胞免疫疗法。

2016年,公司与美国前上市企业Juno Therapeutics(以下简称“朱诺治疗”)合资成立上海药明巨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药明巨诺”)。根据协议,药明巨诺研发抗原受体(CAR-T)、细胞受体(TCR)技术,一旦实现发展里程碑,公司有权选择将朱诺治疗的产品线在中国商业化。

朱诺治疗,总部位于美国西雅图。这座诞生了微软、星巴克、亚马逊等伟大公司的城市,是19世纪西部淘金热中心之一。为了纪念那次运动,美国人还以“淘金热”命名了当地一家公园。

在李革眼中,西雅图是一个淘金圣地,朱诺治疗就是那块金条。

金条的含金量,在于研发的CAR-T、TCR技术,俗称细胞免疫疗法。该疗法能在晚期血液肿瘤产生高比例的应答,被视为最具前景的精准治疗手段。不过,金条上市前需要被试炼,医学界称为临床试验,只有通过严格考核,疗法和药品才能推出市场。

因为全球各国医学技术的良莠不齐,我国引进外药,一般会先等美国FDA、欧洲EMA等药品管理局通过,再自行临床考核。

早在2014年,朱诺治疗的细胞免疫疗法就进入美国FDA临床试验。药明康德与其合资,赌的就是该疗法能获通过,然后负责该产品在中国的上市。整个过程,公司既不用耗巨资研发,但不可避免地积累了商誉。

甚至在资本市场,也刮起了一股投资细胞疗法的东风,开能环保(300272.sz)、姚记科技(002605)(002605.sz)、中源协和(600645.sh)先后公告,与国内科研机构共同开发相关产品。握有美国技术的药明康德,自然是最耀眼的明星。

不少投资者欢呼雀跃,还有人在股吧兴奋地留言:药明康德秒杀华大基因!然后几年后的现状如何呢?

悄无声息的药明巨诺

2018年底,上海张江,这里号称中国药谷,药明巨诺在此举行了声势浩大的2500平米研发基地落成仪式。

对于细胞疗法在国内的进展,公司现场表示:研发的首款CAR-T药物在中美两国都已进入临床阶段,有望2020年上市。

时间拨回当年5月。药明巨诺完成了1亿美元A轮融资,领头人不乏淡马锡、红杉资本等大佬。一个月后,公司宣布新药进入国家药监局的临床试验名单,未来将投资3000万美元在苏州建厂生产。

不过,热闹的另一头,美国人在大洋彼岸频繁遇阻。

2016年7月,朱诺治疗发布公告,称FDA叫停了公司CAR-T免疫细胞疗法JCAR015 II期临床试验,试验造成3名白血病患者死亡。公告导致公司股价当日暴跌30%,三天后,FDA才再次批准公司可继续试验。

欣赏马云的李革,非常认可前者的那句“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”。有一次年会上,他激动地喊道:

努力一定要有结果,梦想一定要实现!

只不过,率先实现细胞疗法梦想的不是他,而是同行复星医药。今年2月,公司发布公告,从Kite Pharma引进的CAR-T产品益基利仑赛注射液,已被国家药监局正式受理上市申请。

复星医药的这款药品,与药明康德同年进入我国临床试验阶段。只不过,复星医药引进前,产品已在美国、欧洲批准上市。

笃信努力必有回报的李革,在去年药明康德的年报里,对药明巨诺只言片语,药物临床进展也未提及。

《投资者网》致函公司询问朱诺治疗相关试验的进展,公司回复让自行核查信息,没有透露更多。

医药界的阿里巴巴?

根据2019年报,公司去年实现营收128.72亿元,同比增长33.89%;实现归母净利润18.55亿元,同比下降17.96%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业绩增长问题向公司进行求证核实,药明康德表示,利润下降系公司所投资标的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人民币1.8亿元,扣除所投资标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后,公司本报告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23.70%。

在年报里,原因描述更为详细:“公司于第四季度确认损失人民币 13,478.75 万元,主要为已上市的 Hua Medicine 及 Unity Biotechnology, Inc.等公司的股价波动造成的公允价值变动。”

Hua Medicine、Unity Biotechnology是药明康德投资的两家上市药企。前者去年股价比发行价跌去六成,后者一年内市值蒸发过半。

之前药明康德的商业模式,并不是传统的药物研发。相反公司只做一件事:搭建医药一站式研究平台。机构登陆这个平台,可以交换想法、合作制药模板,节省了前期高昂的研发成本。

这像极了阿里巴巴的平台模式,自己不卖货,但商家可以进驻达成交易。在药明康德,淘宝店主换成了药企,直播带货换成了讨论化学公式。甚至马云的成名句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,换成了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,难治的病”。

更巧合的,李革也有一段为国争光的经历。1997年,全球最大的研发外包昆泰医药有意打入中国市场,但最后水土不服,如同被马云挑落的eBay。

还有前来分蛋糕的昭衍新药、方达控股、维亚生物,他们在细分领域打造研发外包平台,蚕食药明康德的市场份额,一如缠斗马云的京东、苏宁、拼多多。

为了守住护城河,这些年药明康德不断收购、合资企业,这才有了朱诺治疗的一幕。但与此同时,快速扩张给公司带来了商誉的膨胀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商誉问题向公司进行调研,药明康德表示,商誉信息在年报220页。

该页显示2019年公司的商誉达到14.62亿元,减值准备1亿多元。当年招股书里,2016年公司商誉3.26亿元。四年时间商誉增值超过2倍。

商誉的魔力,在于让市场相信收购企业可获取超额投资回报。但魔鬼的一面是,如果收购企业的业绩低于预期,作为损益表的减值科目,会对一些财务科目产生冲击。

13.62亿元的商誉,碰上合资企业药明巨诺的悄无声息,还有两家投资企业市值缩水。药明康德离阿里巴巴的距离,还任重道远。